浩浩天下烟云冷

登顶看烟波四起,低眉阅人世风华。

无聊

薛洋:垂死梦中惊坐起,夜深常梦晓星尘。

阴阳师式神?与魔道祖师全员?同步率


个人观点,勿喷。
不喜请点叉。
无CP向。


薛洋——般若/茨木童子(少年客卿/断臂/恶人)
金子轩——大天狗(金家校服,骄傲孔雀)
金凌——座敷童子(傲骄骄傲什么的我才不承认)
宋岚——武士之灵(守护/傲雪凌霜)
晓星尘——判官(公正/清风明月)
江澄——一目连(直男,谁知道?)
金光瑶——鬼使白(弟弟,智慧)
聂明玦——鬼使黑(哥哥,勇气)
聂怀桑一一两面佛(隐藏BOSS/一鸣惊世)
温若寒一一荒川之主(不夜天城主)
温琼林——饿鬼(活尸,弟弟)
蓝曦臣——提灯小僧(恩泽荒芜)
蓝忘机——独眼小僧(逢乱必出)
魏无羡——巫盅师(鬼道第一人,控尸)

江枫眠一一小鹿男(明知不可为而为之)
蓝启仁一一兵佣(护道者)
苏涉一一妖狐(忠心护宗主)
温逐流一一酒吞(化丹手)

蓝愿——妖琴师(问灵)

蓝景仪——山童(随便找的人形式神)

莫玄羽——惠比寿(福神/成羡之美)



阿箐——萤草/椒图(天真可爱)
罗青羊——樱花妖/桃花妖(原著粉衣)

温情——孟婆(忘忧汤,悬壶济世)
抱山散人——阎魔(慧眼/避世)
江厌离——雪女(温柔心)
孟诗——骨女(被弃)

虞紫鸢——妖刀姬(口是心非)

秦愫——雨女(夫君/奈何桥上等九年)


小段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义城初遇

        薛洋笃定那个贯会假仁假义的道长,在不知他的身份时一定会好好救助他的,他也就乐得享受无微不至的照顾,就像狡猾的狐狸,乐于在心情愉悦的时候玩弄猎物,只等图穷匕见的那一天。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便愉悦的眯起狭长的眼睛,回道:“那就麻烦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颗糖果

       望着自己面前的那颗糖,薛洋第一次的动摇了,自己也没想到只是讲了一段多年以前的故事。便获得了糖果,更想不到竞然是自己计划报复的仇人晓星尘。
        人世际遇莫过如此——荒唐可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穷匕现
         薛洋望着紧闭的门,再听见阿箐假装生气的声音,隐隐感觉到不对,定了定神,还是将门一脚踢开,抬腿迈过高高的门槛,腹部一凉,意料之中的是霜华冰冷的剑身。
        慢条斯理的将苹果嚼碎和着涌到口中腥甜的血液一齐咽下。
        除了眉头皱了皱 ,仿佛穿在剑上的是别的阿猫阿狗一般。
        接着晓星尘把剑拔了出来,带出一蓬血雾。斥道:“你在我身边到底想干什么!”
        薛洋冷冷的回:“不干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 直到那声恶心打痛了他,他才终于从甜蜜假象中清醒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侥是再美好的梦,也不曾属于他薛洋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困守义城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不肯听我讲,不信任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相信你看见的,听到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眼晴耳朵都会欺骗你,你只相信你信的 ”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,我薛洋说什么都是错!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遗恨 遗憾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薛洋声嘶力竭的喊:“还给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那一声"晓星尘"终无人听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曾经仿佛伸手可及的,也是最后终于握不住的东西。


(薛晓薛)炼骨一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著向,occ我的,角色秀秀的,逻辑,幼稚园文笔,欢迎捉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重发,近期把之前的删除掉,对点小红心的同好,在这里说一声抱歉了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        那在无数个夜晚反复舔舐着心脏的火焰,终变为红莲业火灼红了薛洋的双眸,殷红似血,恍若妖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纵使报了仇,雪了恨,断指依然不会回来,胸腔里的心也不会暖。依旧如失深渊,如坠地狱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膝盖重重的落地,伤到致命部位且大量失血下薛洋终究力竭,无力再战,何况他也知道自己鬼道不如魏无羡,修为不如蓝忘机,本来还能靠自己摸爬滚打学的哪些不入流招数趁其不备,然而却让魏无羡挑衅的忍不住接了一句又一句而破绽尽漏。

       避尘迎面斩下 ,只一瞬间便会斩落头颅,他却无力闪躲,身后苏涉拉起他后撤,烟雾弥漫下蓝色的火焰包裹着他们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恍惚间他看见义城中有阳光穿过云和雾射了下来,大雾终究被吹散,然自己心中的浓雾还有散去的可能吗?

       金光瑶接到心腹的消息顾不了宗务匆忙赶回来,便看到自己养的小流氓气息奄奄,一贯的张扬肆意似随着左手一并丢失,苍白的仿佛要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薛洋被伤口痛醒,不出意料已在金陵台密室里,金光瑶手忙脚乱的给他敷伤药,然而那么多的伤口又怎么能一一照顾到,只急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薛洋咧了咧嘴角想要缓解一下气氛却牵动了伤口喘息着道:“小矮子,你不会要哭了吧,娘唧唧的。”顿了顿又说:“我不恨你把我打个半死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金光瑶想起薛洋刚被自己引荐给金光善后与自己同榻而眠,还让自己收拾烂摊子,半夜里吵着要吃这家那家的糕点,笑骂道:“真是个小流氓,一直记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洋回:“那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

        等金光瑶再去看时,却发现薛洋已经睁着眼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替他合上双眼,叹息于世间又少了一个恶友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瑶转身出来吩咐手下将薛洋火化,骨灰扬于江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也无碑可立,无人能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从阿菁口里知道自己认识的小兄弟竟是薛洋,妄图自己骗自己:“不是的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然而阿菁却说出了薛洋左手没有小指的特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不得不向薛洋问个明白;“留在自己这里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后知道自己杀死了好友宋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有湿手巾擦拭着脸,脖子,胸膛,手臂,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朦朦胧胧间感觉薛洋一直对自己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抛却良知,能得荣华富贵,着金星雪浪袍;怀抱善良,只得车前白骨,弃乱葬岗遗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无人知晓的死去,难道这也有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道长,你一定会说:“借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睡了这么久,也不陪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醒醒可好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让我饶了你,可如今我既饶不了你,也放不过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却说魏无羡与蓝忘机,找到站在晓星尘棺椁前的宋岚,却被眼前的一阵白光吸引住目光,等到白光消失才反应过来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的躯体是暖的,魏无羡不敢相信的再查看一番,终于相信死而复生不是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左思右想,只有薛洋能做到,难道薛洋还没死,魏无羡摇了摇头,被蓝湛伤到要害,又失去了那么多的血,料想薛洋生命力再顽强也不可能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突然感觉自己飘散于义城的魂魄被一股熟悉的力量拉回躯体。重回人间并没有任何不适。眼睛不由自主的落泪,疑惑间却发现自己可以看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只是耳畔回响着薛洋的撕心裂肺的声音:“晓星尘!“

       “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可别忘记我呀?”

       魏无羡笑着说:“晓道长,我是魏无羡,是您师姐藏色散人的儿子,说起来我还应该叫您小师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:“师侄,这次我可要多谢你。“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摆摆手:“师叔,您这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看向宋岚,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,魏无羡识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岚上前一步,拉起晓星尘的手,写道:“对不起,错不在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       薛洋魂魄游荡在晓星尘的附近,虽然知道他看不见自己,可是还是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,看着晓星尘和宋岚,只想远离一下,哦,我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,束缚在晓星尘周围的薛洋看着宋岚就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ps:考试回来看了看自己写错了那么多晓星辰,好气哦!都没提醒我一下

      呜呜,道长,我错了。(偷偷抬头,扑过去抱大腿。)

      还是不怎么会用乐乎发文。

      新人发文,望见谅,     求扩列:QQ593365183


《傀儡之心》薛晓薛BE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ooc,欢迎捉虫
        道长吃过晚饭就出去夜猎了,小小的义庄只剩下阿箐和薛洋。
        天气炎热出于无聊,阿箐偷偷的用白瞳看向薛洋,只见薛洋半倚半靠的躺在床上,右手却拿匕首灵活的上下舞动,左手上的木料渐渐的变成一只活灵活现精致的鸟儿。
        阿箐突然注意到,坏东西的左手小指齐掌断了,整个手掌由于缺失而变得丑陋难看,要不那应该是多么修长就像道长握剑的那双手。
       阿箐又想起,自己和道长,刚救到伤重而倒在义城的少年时,少年欣喜而又悔恨的眼神,后来少年除了不曾告知自己的身份,似乎对道长相当熟悉。
        阿箐常常看见,少年常常刻意隐藏左手,不和道长触碰,似乎相当厌恶小指的缺陷,还看出少年应该惯用左手,只是断指后才渐渐改用了右手。
        阿箐拿着杆子,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边靠近,边说:“坏东西,我听见声了,你在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薛洋笑嘻嘻的回:“没什么,做了只鸟儿,你要摸摸看吗?”说着伸手递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阿箐一惊,接过鸟儿,细细的抚摸着雕刻的纹络。一边想坏东西为什么这么高兴。
        自从去年冬季围炉夜话后,因为道长的糖,阿箐和薛洋默契的不再打闹。
        夜深了,道长静悄悄的掩门,又悄悄的放下两颗糖果。
        却看不见阿箐和薛洋依然睁着的眼晴。
       第二天,阿箐像往常般在街上玩闹时,听到有人打听一个盲眼道长。
       在他靠近时,问:“那个道长可有什么特征,说不定我见过。”
       黑衣道长俱答。
       阿箐说:“我知道道长在那,你跟我来。”
      看到义庄时,黑衣道长似近乡情怯般不敢向前,却在看见少年时,瞳孔骤缩急问:“他怎么会和晓——道长在一起?”
        阿箐说:“你是说坏东西,是我和道长救了他,后来就住在义庄里,怎么宋道长认识他?”
        "怎么不认识,化成灰都认识。”
       薛洋被宋岚挡了路,懒洋洋地出声“宋道长,稀客,怎么来蹭饭?”
      “薛洋,你在晓星尘身边想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“不做什么,凭什么我心血来潮,出门买莱,你就来煞风景。”
       真是不甘心,凭什么宋岚、魏无羡,蓝忘机,都来挡他的道。
        肩上被刺了个洞,薛洋忍痛随手扬了把土。
        义庄,晓星辰听到薛洋跌跌撞撞的进来,又嗅到血腥味,扶住薛洋,却沾了满手腥热的液体。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谁伤了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宋岚”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薛洋恢复本音涩涩的说: “道长,我是薛洋。”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一惊,松了手,薛洋支撑不住半跪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的手颤抖的几乎持不住霜华,剑指着薛洋的胸口。
        “说,你到底在我身边想做什么?!”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重来一次,依旧留在义庄,逗你笑,陪你笑,甚至不再害你伤及无辜,不想害你杀掉宋岚,舍不得再让你自刎。
        薛洋握住霜华,任由霜华的剑刃割伤手心,低声说:“晓星尘,我知道像我这样十恶不赦的人,你定是不愿宽恕我了,可是我喜欢你,就算你说我恶心,我也想陪在你身边。”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被薛洋突然的剖白怔了怔,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受。
       突然感觉霜华刺穿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接着被抱住,听见耳畔,笑中带着喘息的声音“这样就好了,欠你的我还给你,我的命只交给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薛洋!”
       宋岚和阿箐回到义庄,便看到晓星尘被薛洋抱住,看到霜华贯穿了薛洋的胸口,看到晓星尘的手颤抖着抚上薛洋的背。
        阿菁看到薛洋刻的鸟儿,沾到了殷红的血,眼晴滴溜溜地转了一圈,扑扑翅膀,飞上了晓星尘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  宋岚看到挚友难以掩饰的悲戚,也不好受,一路上听阿箐说的薛洋,也不曾做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。
        最后道长给薛洋立了碑。
        碑上无字,似不知如何刻,一个人的生平又怎是寥寥几笔能带过的。
        唯有鸟儿睁着红红的瞳孔,脑袋亲昵的蹭着晓星尘的脸,似是安慰。
        晓星尘抚摸着鸟儿的羽毛。
        “阿洋,我们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巴掌大的一只鸟儿,又如向能重载灵魂。

清风明月送万家,骄阳烈火降三灾。
薛成美晓星尘

机关算尽玲珑心剔透,温柔若水解语花堪怜?
金光瑶蓝曦臣

机关算尽出身误,不择手段谋权柄。
金光瑶

引用不知出处的感觉很像写薛晓的一句话〔盲眼怎把人心看,断指何来红线牵。〕

图是百度的线稿,比较符合自己心目中的阿洋和阿瑶,画的很差,搏大家一笑系列。
P1薛洋
P2金光瑶
p3牡丹